加入收藏 | RSS订阅 | 繁体中文 | CREC网站群
  
首页
  
  
企业概况
  
  
新闻中心
  
  
工程与服务
  
  
船机设备
  
  
社会责任
  
  
企业文化
  
  
人力资源
  
  
党群工作
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心情文字
爱是心灵的捕手
来源:综合部 作者:刘小锋 发布时间:2015-05-02 字体:【

  傍晚夕阳西斜时候,洋洋洒洒地下了一场雨。不消片刻,雨停了,天边罗织着晕红层染的晚霞,夕阳未尽,刚下过雨的天空,早已变得灰蓝,但朗然,清凉。我端起沏好的一杯茶,细细品啜起来,透过泛起薄雾的窗子,视线迷蒙而飘忽起来。

  记得小时候的我,调皮捣蛋,顽劣至极,目无尊长,任意妄为,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,怎么也管不住。我这个“前世不修”的儿子,带给了母亲无尽的麻烦,母亲为此可操了不少心。那时,我上小学四年级,是班里“名声昭著”的“捣蛋鬼”,心里永远装满怪异的想法,总坐立不定,喜欢上窜下跳,炮制一些恶作剧,乐此不疲。我学习成绩很差,没少挨老师的批评,母亲也没少收到老师对我的指责、投诉,那时母亲因此得了“电话恐慌症”。家里的电话每次响起,十有二三都是老师打来投诉我的,母亲对此早已烦腻了。对于我种种“恶行”,母亲毫无办法,每次我犯了错,她都只是看着我,拍拍我的头说,“知错就好。”可在我心里似乎从来没有是非对错之分。而学期将尽的那一次,我的心像被惊雷击打了一下。

  那天,天下起了瓢泼大雨,雷电狂妄地肆虐。课后,我闲来无事,故意挑逗一个杨姓的女同学,把她弄得大哭不止,母亲又一次被请到了学校。我沉默地呆立在一旁接受着审判,而母亲则在旁赔着僵滞的笑脸,对于老师的控诉,连连说是。回家的时候,母亲若无其事一般,紧拉着我的手,只是对我微笑着,低柔地说:“老师的话不要放在心上,妈妈当年也不是个听话的孩子,现在不也变得挺好了吗?知错能改就好。”我抬头看了看母亲,一时语塞。母亲为我拭去飘打在脸上的雨水,说:“你没试过淋雨的感觉吧?我们淋着雨回家怎么样?”“啊?”我为母亲突然的疯狂感到诧异。不由分说,母亲便收起来伞,拉着我的手,走在清流如注的道上,我们被网罗在庞大的雨幕中。雨越下越大,厚黑的云重重地压在头顶上,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,暗暗生痛。我不理解母亲为何要这么做,风狂乱地舞摆着,落在身上的雨漫透着冷沁沁的冰凉,我一连打了数个喷嚏,不停地抹着侵入眼帘的雨滴,鼻子酸得难受。母亲的目光里溢着如星子般的柔软,笑意浅淡,如三月的微风。我的手被母亲紧紧地牵着,透彻心扉的寒意一阵阵地向我袭来,而我分明感到了来自母亲手心的温暖,丝丝地蔓延。

  回到家后,天渐放晴了,一道彩虹凌悬在云雾未全散去的北面。而我却不可避免地得了一场重感冒,母亲守在旁给我送汤递药,并没有显得焦急不安。她的眸子深处仿佛藏着一个小小的太阳。

  多年后,我告别了躁动无知的年纪,告别了糊涂懵懂,终于明白了母亲那次有失常态的行为所为何意,母亲的用心良苦我终是懂了。母亲也亲口向我道出了其中的缘由,她希望与我一同面对风雨,与我一同成长,前方纵然是泥泞不平,我也不是一个人。

  如今的我年至弱冠,性情温润,伦常之礼可算通晓,亦小有抱负。所有这些都离不开母亲,嫣美的玉质来自母亲双手的蓥磨,母亲用她柔而有力的手拉住了系在我身上的脱略的缰绳,使我不至迷失于荒野。而母亲的爱,便是我心灵的捕手。

  
相关文章
 
版权声明 | 法律声明 | 常见问题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中铁港航局集团版权所有  备案号:粤ICP备1042293
联系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城科学大道99号科汇金谷科汇四街8号9层 邮政编码:510660 联系电话:020-62800951 企业邮箱:ztghhd@crpcec.com